黛玉之痛

迫害越凶残
越表现出施加迫害者的恐惧程度

透彻

另一个兔子洞:

我们阅读心理学和哲学,为了能更好的误解彼此。

你说心理分析永远都是一种误诊,一个糟糕的医生遇到一个健康的病人。就像艺术品总有千万种解读,你胡乱的暗示了我的病症,我便以为自己真的有病。但有什么了解不是误解么?当我们在思考与谈论的时候,已经是一种编造了。在对自己不断的误解中我成为自己,在对你不断的误解中你成为你。我中意你,这是误解误诊了误解的结果。